余归白。蒋沐汣。
写文的,语C的。
土方组,冲田组,新选组。
没了。

悄悄码上一个世界观。很喜欢但是不知道怎么构造完整剧情balala。说不定几百年以后会写一下吧。原创无能真伤脑筋..。


顺带邀请小伙伴跟我一起写啊(ntm


大体是异能世界的世界观,由病毒感染产生了人类的异能者,也产生了魔兽。在面对魔兽的同时人类的两大联盟也是对立的,分别为“华联”和“星联”。


联盟:在异能化现象出现之前就已存在有两大联盟,除遭遇大量魔兽来袭时会合作以外,平日关系十分紧张。两大联盟分别占有领地,其领地之间为隔离区,禁止人类居住,并且两大联盟在境内发现的魔兽都会被驱逐至此,亦是作为两大联盟的分界线。在其领地之外更辽阔的是大片的境外区域,大多魔兽都在境外区...

是置顶。

你好呀…!能被看到这里是我的荣幸,也稍微有些不安呢……或许你是抱着对我的期待点进来,但是我大概远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出色。

如签名所说,我的名字是余归白,叫我蒋沐汣也可以www虽然弧长又偶尔话废但是很喜欢跟别人玩,完全不介意跟不熟悉的人聊天互狗。

平时的话,偶尔摸摸鱼写写文,也是语c选手。名朋概率捕捉,番号766的和泉守兼定以及番号332的黑加州清光。腾讯你来我们就扩,可以在你的空间大闹天宫!

主要待在tr圈,也是宝石坑底的一员小卒,最近还有在试图入恶狼游戏,以及小英雄也在试图..。关键字是土方组、冲田组、冬担组,接受所有不过分的拆逆,但是婉拒向我安利和泉守相关堀兼以外的cp。友...

【暗堕加州清光】重新死去吧

我常有听见一个声音。

不只是一日两日了,那是自我从池田屋的梦魇里浑浑噩噩地醒来之时就响在耳侧的声音。断铓的打刀为黑暗重铸之后,每每出鞘都伴着这样的声音。约莫就是死在我刀下亡灵们的诅咒吧!无力阻拦的我,唯能做到的便只有这般对自己说着。而这声音依旧自顾自地朝我讥讽着,道出血淋淋的事实。

“加州清光,你不过是亡魂一缕。”

是的、是的,曾经的我已死在了那狭小昏黑的屋里边,我虽是不愿,却不得不如此清楚地记着。那夜满目的猩红,以及至今仍然会隐隐作痛的脖颈——已经刻在了骨子里,叫人想起仍然会颤栗的记忆,百年来束缚着我灵魂的梦魇。

从那刻开始,活着的加州清光已经不复存在了,站立于此的我仅仅是承了他模样...

『冲田组』眸中的色彩

大和守的眼睛非常漂亮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加州有了这样的想法。当然,头一次意识到这种想法的时候,显形不久的付丧神羞得自己都有些无地自容,但是随着无意识这样想去的次数越来越多,大概也就随着这想法肆意生长,懒得再去多管了。

于是又是一日,没有内番安排也并无溯行军的侵扰,无所事事地坐在走廊边上的加州,再一次想起了大和守眼睛的模样。啊——他仰头望向天空,让湛蓝的底色和缥缈的洁白映在自己眼底——大和守那家伙,平时的眼睛就像这个样子吧?

大和守的眼睛,其实装着很多东西。加州闭上了眼,开始回忆到这本丸后的一点一滴。

虽说并非什么稀有的刀剑,但是加州来到这本丸的时间比许多主人口中的“五花刀大人”还要...

……装作自己会画画的样子……虽然画得很丑就是了。
控制不住自己不会画画却还是想摸鱼的手!!控制不住自己想画长发堀的手!!控制不住啊国広有那么好你快点娶了和泉守回家吧(什么你住嘴
搓搓手。什么有时间弄完就、删了这条重发吧!!

1 / 4

© 桧柏 | Powered by LOFTER